关注:
你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精品文章 > 聚•文化 >
聚•文化
中国陶瓷史上的一朵奇葩——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
页面更新时间:2015-10-03 10:44

      

   元代青花瓷器,主体纹饰为鬼谷子下山图,描述孙膑的师傅鬼谷子在齐国使节苏代的再三请求下,答应下山搭救被燕国陷阵的齐国名将孙膑和独孤陈的故事。

  此罐使用进口钴料绘出的青花纹饰共分四层,第一层颈部:饰水波纹;第二层肩部:饰缠枝牡丹;第三层腹部:为鬼谷子下山主题纹饰;第四层下部:为变形莲瓣纹内绘琛宝,俗称八大码。素底宽圈足,直口短颈,唇口稍厚,溜肩圆腹,肩以下渐广,至腹部下渐收,至底微撇。图案为组合连环画的形式,以花草山石为隔,多组连接,各有变幻。

【名称】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

【年代】元代

【类别】瓷器 

【藏品现状】现藏于厦门鑫盛福·顺艺术中心  

【简介】高29cm,宽17cm

  元青花瓷属于奇货可居,在存世甚少的元青花瓷器中,绘有人物故事题材的更是凤毛麟角。主题画面描述了鬼谷子答应下山并启程的场景。鬼谷子端坐在一虎一豹拉的车中,身体微微前倾,神态自若,超凡如仙,表现出他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神态。车前两个步卒手持长矛开道,一位青年将军英姿勃发,纵马而行,手擎战旗,上书鬼谷二字,苏代骑马殿后。一行人与山色树石构成了一幅壮观而又优美的山水人物画卷。整个青花纹饰呈色浓艳,画面饱满,疏密有致,主次分明,浑然一体。人物刻画流畅自然,神韵十足,山石皴染酣畅淋漓,笔笔精到,十分完美。鬼谷子下山是线条美与造型美的结合,画面真实生动,构图完整,每个角度的图案都完全不同,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别有一番新意。正如孙瀛洲先生所说的:元代瓷器精者颇精’”

图罐题材奇特:

  题材的奇特之处更重要地体现出画面故事中的主角——鬼谷子身上。鬼谷子在历史上说法不一,始终是一个颇具神秘色彩的人物。在中国历史上,确有鬼谷子其人。鬼谷子是战国中期卫国人,生卒年月不详。他早年周游列国,长于辞令,善于出谋划策,欲求闻达于诸侯,但因时运不济,仕途不显。后为成就纵横一家之言,独立门派,他隐居朝歌鬼谷,著书立说,广收弟子,因材施教。其隐居之处名曰鬼谷,因自号鬼谷子,人亦称鬼谷先生。当然这非指鬼邪奸诈,而是指奇绝幽秘,智慧超人。

神秘的身世之谜:

  这只大罐上的鬼谷下山图案为传世元青花瓷器中的绝品。图案是鬼谷子坐在一虎一豹所拉的车上下山。故事来自于元代版画《乐毅图齐七国春秋后集》,它表现了战国时代齐、燕交战中,孙膑被燕国囚禁,他的师傅鬼谷子下山营救徒弟的故事。罐上图案栩栩如生,画工细腻,出自画家而非工匠之手,这使得瓷罐非普通的青花瓷可比。精湛的画艺、施以上等青料,更为故事平添了几分色彩。无论亭台、花草树木,或是人物,都栩栩如生,极为传神,充分显示出元代画工的高超技艺,弥足珍贵。同样的一件元青花锦香亭图罐,2005年在香港佳士得拍出了4900万人民币的高价。该罐上所绘场景出自元代著名剧作家王仲文杂剧《孟月梅写恨锦香亭》,表现了唐玄宗时期才子佳人陈圭与孟月梅曲折的爱情故事,此两罐是稀世珍品——元朝人物故事青花罐中的精品。两罐绘画中的主题人物故事虽不一样,但器物的高度、直径等却大致相同。颈部、肩部也都分别绘上了相似纹饰。只可惜锦香亭图罐的罐口有了修补,其价值便大大低于鬼谷子下山图。元青花瓷器的装饰纹饰大多为牡丹、竹梅,龙纹、莲纹、花鸟等,因此,青花瓷器上历史人物故事的出现,尤显得更为珍贵。

中国陶瓷史上的一朵奇葩:

  总览中国瓷器的发展史,元青花无疑是其中的一个亮点。元代除了一些品格清淡的小件瓷外,那些多数收藏在伊朗、土耳其博物馆的至正期元青花大器却富丽雄浑、画风豪放,绘画层次繁多,与中华民族传统的审美情趣大相径庭,实在是中国陶瓷史上的一朵奇葩。

  人们把青花瓷比作瓷器舞台的青衣,素雅高洁、蓝色纯净。蓝色的花纹与洁白的胎体交相映衬,宛若一幅传统的水墨画。元青花起源于何时?唐、宋,还是元?我国瓷学一代宗师陈万里先生曾将其列为中国瓷器史上十五大难题之一。唯一可以定论的是,青花自元朝至正年间臻于成熟。

  元青花的出现成为我国制瓷工艺划时代的事件,不仅开辟了由素瓷向彩瓷过渡的新时代,也使景德镇一跃成为中世纪世界制瓷业的中心。中国陶瓷学会副会长、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李知宴老先生认为:元青花最突出的特点是气势宏大、饱满雄健,从器物造型到装饰都有一种阳刚之美,其独特的品类、造型、纹饰具有浓郁的时代特征,体现了元瓷工艺从原料、制作、绘画到烧成的完美程度。

  元代瓷器市场以大件青花瓷器最为名贵,有越大越精之趋向,在市场上,元代青花瓷器的价格多以造型,纹饰的发色以及画工品相等作为决定价格的主要因素。元青花大器有一种震撼力,景德镇陶瓷馆的专家第一次看到它时都被迫得往后退。中国古陶瓷学会常务理事、景德镇陶瓷学院教授欧阳世彬回忆道。

 

  从缠枝牡丹、龙凤麒麟,到萧何月下追韩信昭君出塞”……元青花可谓无所不画。李知宴先生认为,与后代青花瓷器相比,元青花的绘画笔法最令人震撼。它挥洒自如,有时锋芒太露、不究细节,一笔点化往往越出边线。尤其是人物,运笔急速,但求神似。但其沉着痛快、爽利劲健却为后世青花远远不及。元青花另一奇为纹饰繁密,却繁而有序、层次清晰。画工在此类青花瓷上费尽心思,修养甚高,后人倘若试图将其间遍布的装饰花纹重新组装再呈现,必然无法做到那样的恰到好处。

   此款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罐借青花之神妙、至简,连同历史故事的历历在目之感,尾随青花的绵密娓娓道来,天青色若烟雨,笼韵味待绽放,素胎勾勒,钴料呈色,釉下彩绘,使得历史故事佳作更显饱满雄健,大气淋漓,迎面扑来,演绎出美轮美奂的艺术佳作。青花斑斓,在浓淡变幻的伏笔里,她从中原走来,古老的文明赋予了青花瓷千年的神韵,彰显出传统文化的博大与深邃;她从草原走来,褪去了昔日的干戈与玉帛,以游牧民族的豪情,展现草原文化的风采。精彩了世界的元代青花瓷,穿越了沧桑,承载着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