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你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精品文章 > 聚•观点 >
聚•观点
学者:台北故宫《溪山行旅图》有可能是伪作
页面更新时间:2015-10-03 10:47

      


 

北宋范宽《溪山行旅图》

《溪山行旅图》局部,重重密林中有“范宽”二字。

庞鸥鉴画

南京博物院艺术研究所副研究员,国家文物局书画专项责任鉴定员,江苏省馆藏文物书画类定级专家,江苏省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专家指导小组成员。

上一次,我们谈到了鉴赏与鉴定,还简单的提及了鉴定的难与易,这一次,我们接着聊一聊鉴定有多难。

说一个例子,范宽,这是一个大家不太熟悉的名字,但是提到他的一张作品——《溪山行旅图》,见过有印象的人就多了,这幅画是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镇院之宝之一。这幅画被誉为是北宋山水画的典范,也是范宽流传至今惟一没有争议的作品,几乎所有介绍中国画史的书都会提到这幅画,可以称得上是一幅确凿无疑的“真迹无上神品”。 甚至一位当代学者在画幅下部重重幽深的密林中找到了“范宽”二字,画面中有了作者本款,再讨论这幅画的真伪问题似乎完全多余。然而,恰恰这“范宽”二字出了问题。范宽,本名范中正,字中立,为人宽厚,大家就称呼他为“范宽”。这道理就像包拯,有人称他为“包青天”、有人称他为“包黑子”,这些都是外号,所以,包拯不会自称为“包黑子”,更不会在正式的情况下称自己为“包黑子”,同样,范宽怎么会在自己的杰作上用外号题款,理所应当是写上“范中正”或“范中立”,那么,画中“范宽”二字就是后添的伪款。问题来了:《溪山行旅图》中出现了伪款,这幅画到底是不是范中正真迹?

这样一幅赫赫名迹、巨迹尚且有不容易解决的疑问,就更不用说其他的一些本就有争议的作品了,比如说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唐代周昉的《簪花仕女图》、北宋董源的《溪岸图》等等,中国画鉴定的难度可见一斑。

中国画鉴定还有哪些难度呢?太多了,光是讲现象就能举出一大堆:

   比如“代笔画”,经过老师的许可,学生代替老师画画,画好后,老师再添上几笔,写上自己的名字,盖上自己的图章。这怎么办?代笔是画家本人授意的,画中的款、印等都是真的,既然画家授意指定某人为自己代笔,那么这人的画法、画风、画诣与画家本人是接近的,是被画家认可的,并且画家的代笔人往往不止一人,明代书画大家董其昌的代笔人已知的就有13个之多,天哪!扑朔迷离,眼花缭乱!想想都“头大”。

再比如,当代科技日新月异,打印复制技术也是如此,打印还原真迹原作的真实度已经“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完全不可与传统的水印木刻、宣纸印刷等技术同日而语。经过对原作高精度扫描、软件图像处理、参照原作校色,最后打印在与原作相同的纸绢等材料上,这样的打印稿与原作几乎是完全一样,光凭肉眼而不借助于上百、甚至数百倍的放大镜,很难观察出一些蛛丝马迹,蒙你根本没商量。

(来源: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