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你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精品文章 > 聚•观点 >
聚•观点
对明成化斗彩瓷中“成化斗彩一件衣”的质疑
页面更新时间:2015-09-21 10:20

      

说到明成化斗彩瓷器的鉴定,鉴定者都会运用这些有关成化瓷器的定论,即成化斗彩器物装饰讲究浓淡搭配,以平涂为主,不分阴阳,画面缺少层次感。花朵和人物衣服以平涂法绘画施彩,树叶、花朵无阴阳向背之分,人物衣服,只绘单色外衣,无内衣衬托,故有“成窑一件衣”之说,山石也无凹凸之感。这些定论已经在瓷器鉴定界形成共识且不容置疑。笔者认为这些定论中有些是正确的,是经得起实践检验的,而有些结论则是值得研究和商榷的。

本文所要讨论的就是”成窑一件衣“。所谓”成窑一件衣“就是说成化斗彩瓷器有人物图案的斗彩瓷器这些人物的衣服,无论男女老幼,只绘单色外衣,无内衣衬托。这种说法在瓷器鉴定界沿用多年,无人质疑。这种说法的由来已无从考证,笔者认为这一结论是不可靠的。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支持这个结论的证据明显不足。众所周知,明成化斗彩瓷器绘有人物的瓷器极其稀少,到目前为止,传世的绘有人物的成化斗彩瓷器仅有两套即成化斗彩高士杯(两只)和成化斗彩婴戏杯(两只)。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两套成化斗彩人物杯被分拆后分别保存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见图1至图4。

 

 

图1.北京故宫博物院明成化斗彩高士杯。


 

 

图2.北京故宫博物院明成化斗彩婴戏杯。

 

图3.台北故宫博物院明成化斗彩高士杯。



图4.台北故宫博物院明成化斗彩婴戏杯。

 除了这四只公认的明成化斗彩人物杯之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其他传世的明成化斗彩人物题材的瓷器。仅仅凭这四只两种明成化斗彩人物瓷器就得出“成窑一件衣”这个结论真的不能令人信服。稍有统计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只有更多的实物样品才能更准确的得出规律性的结论。低于三种样品根本无法总结出规律性的结论。至少”成窑一件衣“这个结论是不太靠谱。据史料记载,大明成化斗彩瓷器中有人物图案的瓷器有高士杯,婴戏杯,仕女秋千和仕女戏筝等图案。那么,是否有关仕女图案的仕女也是一件衣呢?没有传世品证明,谁也不能得出肯定的结论。

如果明成化斗彩瓷器中绘制的为男士或婴戏,其服饰为一件衣或许说的过去,可能的原因是如果男士服装用两种或以上的颜色,其效果就显得过于花哨不稳重。即便如此,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高士杯和婴戏杯中人物衣服上有不同种的颜色饰物(腰带采用了不同于衣服的颜色)见图5画面中王羲之着红衣黄腰带,临池俯视水中游鹅,身后一绿衣童子手捧书卷,四周环以垂柳、野花,彩云轻飘。和图6中婴戏以青花平涂衣衫以红彩点缀腰带。


图5.北京故宫博物院明成化斗彩高士杯



图6.台北故宫博物院明成化斗彩婴戏杯

笔者有幸收藏了一件大明成化年制款的仕女戏筝图案斗彩瓷器。见图7。图中仕女衣着各色长裙,下摆平涂各种与长裙不同的下摆,有的肩披青花飘带,显得飘飘若仙女。至于其是否为成化本朝瓷器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瓷器鉴定过程中,不能过于教条主义,可以大胆假设,但要小心论证。


图7.笔者收藏的明成化款斗彩仕女戏筝盘


总而言之,明成化斗彩瓷器绘有人物图案的衣着并非只绘单色衣着,服饰有一种主色调,辅之以小的不同色调的装饰,从而起到渲染得效果。